因家族反對淚拒與初戀私奔!苦等多年待嫁「他卻攜眷歸來」 她抱憾成家享年83歲「走時兒孫包圍」

日暮的汽車旁,一位穿著樸素的老人正悠閒地坐在椅子上,指間輕輕地夾住雪茄,繡口微張,緩緩地吐出一個個煙圈。面容安詳淡然,仿若吐出的是一個又一個經年而沉香的故事,是一段又一段塵封的傳奇。嫻熟的手法,優雅的姿態,惹得行人紛紛側目,心想,這是哪個落難的貴族小姐?當有人回答,這是昔日名動上海灘的盛七小姐!行人紛紛恍悟,仍不住的回望層層薄霧中滿足安詳的盛七小姐。

初識:留洋才子遇見明媚佳人,芳心暗許

既然說七小姐盛愛頤的故事,就不能不提她的家族。父親盛宣懷是晚清重臣李鴻章的得力助手。經手舉辦了眾多洋務實業,第一個電報局,第一家銀行,第一條鐵路幹線,最大的航運公司,最大的紡織廠,最大的煤鐵鋼企業等……不做官之後又經商辦教育,有中國第一位大學校長之稱,且積累了一大筆財富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圖|盛宣懷


盛愛頤是盛宣懷與當家夫人莊德華所生,在兄弟姐妹中地位頗高,從小深受寵愛。莊夫人知書達理,遠見卓識,治家嚴謹,頗有「王熙鳳的手段」。盛愛頤從小跟在母親身邊,見多識廣。她天生麗質,又伶牙俐齒,常出面替母親應酬打點,「盛七小姐」的名號由此而來。而她傳奇故事的開始,該從一個叫宋子文的男人說起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圖|青年時期的宋子文


盛愛頤與宋子文的相識,並沒有多麼浪漫,純粹是因為工作。宋子文是盛家老四盛恩頤的秘書,經常去盛家彙報工作,因此得以見到盛愛頤。初次見面,宋子文便被盛愛頤的容貌驚到。他在日記裡寫道:「第一次見到她,如見仙女下凡!」

也許是情人眼裡出西施,亦或是七小姐名門閨秀的氣質加持,宋子文對她一見鍾情。其實,從七小姐流傳下來的照片來看,容貌雖出眾,卻不見得多麼傾國傾城。但各花入各眼,總之,宋子文確實是「一見盛七誤終身」!

宋子文是西洋菁英風格,做事有始有終,雷厲風行。他經常準時準點去盛家彙報工作。但盛恩頤是花花公子,社交應酬多,經常睡到中午才起床,所以宋子文經常得等主人起床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莊夫人和盛七小姐不好意思,就常招呼他,這一來二去,攀談的機會就多了起來。後來,盛愛頤想學英文,宋子文還主動做起她的英文教師來。

主動的人,才能得到機會。博學多才,經歷豐富的宋子文,利用自己的優勢向盛愛頤發起了進攻。在教學之餘,他經常向盛愛頤講述在留學期間的見聞,美麗的異國風光,新鮮的風土人情,緊緊地吸引住盛愛頤這顆年輕的心。同時,各種天上有地下無的情話也將盛愛頤哄得心花怒放。饒是見過大場面的盛七小姐也抵擋不住如此猛烈的愛情攻勢啊!很快,她淪陷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圖|盛愛頤肖像,上海「維新」照相館攝


受挫:戀情受阻,工作被調,仍不放棄

雖然愛情有時很傷人,但甜蜜時也最是養人。受到愛情滋潤的盛愛頤,容光煥發,是個人都能看出來,她戀愛了。盛家人本來對宋子文的印象極好,長得是一表人才,言談舉止儒雅得體,辦事雷厲風行,從不誤事。而且宋家跟盛家頗有淵源,大姐宋靄齡就做過莊夫人跟五小姐的英文老師。但大家族裡的人考慮的事情總是比較多,首先門當戶對就是逃脫不了的一關。盛家主母莊夫人得知女兒跟宋子文談戀愛了,警鐘大響,趕忙派管家去查探宋子文的家世。

管家回來報告說,「宋家是廣東人,信基督教的,他父親是教堂裡拉洋琴的。盛宮保的女兒怎麼可以嫁給這樣的人家?」莊夫人聽完後,立即嚴令禁止女兒與宋子文來往,同時,勒令盛老四將宋子文調離上海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大家族的門戶之見最是根深蒂固,二人的愛情還未冒頭就被攔腰截斷。宋子文被派去遠離上海的武漢掛職,職位明升暗降,但宋子文對這全然不關心。沒過幾天,禁不住思念之情的宋子文便跑回上海,繼續和盛愛頤糾纏。他甚至在大馬路上當眾攔下盛愛頤的車子,只為一敘相思之情。此情此意,倒也是令人動容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圖|左七小姐盛愛頤;中七小姐孫用蕃;右袁世凱七少奶


分離:宋南下闖事業,邀盛七同去遭拒

宋子文的不願放手,令盛愛頤無比感動。為這段不算很長的愛情,他竟失了風度,丟了得體,變成一個毛頭小子。她本就傾心於他,奈何母命難違。感念宋子文如此痴心相待,盛愛頤偷偷叫人遞紙條給他,約他在杭州見面。

見面那天,盛愛頤帶了妹妹同行以掩人耳目。宋子文則是帶了去廣州的船票,他想讓盛恩頤同他南下,一起闖事業。他滿腔雄心壯志,對未來的生活充滿了希望。他甚至還自信地認為盛愛頤此次約他出來,定是做好了同他私奔的準備,他極力鼓動盛愛頤同行。出乎意料的是,她拒絕了。

且不論感情深淺,光從生活軌跡上看,盛愛頤就不適合南下四處奔波,過那居無定所的生活。從小生活在深宅大院裡,盛愛頤仿若溫室裡被時時呵護的花朵,從未經受過真正的大風大浪。就算見過大場面,處理過一些事情,也是場面上的功夫。而隨宋子文南下生活,則是真正要面對柴米油鹽的現實。再者,從頭開始的生活,種種瑣事的煩擾也有可能會將原本就不深的愛情消磨殆盡,她賭不起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盛愛頤不敢看宋子文過於熱切真誠的眼睛,她只是拿出一把金葉子(當時上海以金葉子相贈是比較高雅的一種方式),對他說:「這把金葉子給你,我不能陪你去!」

她知道他沒有多少錢,而南下生活一定是需要錢的。宋子文沒有賭氣,也沒有逞能,他強忍住失落接過金葉子說:「就當是我借你的,我來日一定會回來的!」盛愛頤點點頭,不再看他。宋子文忍痛轉身離去。

現在看來,他們都是理性的,愛得理性而克制。

奇聞:轟動全國的第一件女權案

盛七小姐最為人們所津津樂道的還有一件事——她發起了全國第一件女權案的訴訟,並且打贏了官司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盛宣懷離開世界之前,在遺囑中將家產分為兩半,一半給各方子女分掉,另一半用以設立愚齋義莊,救濟盛氏貧苦人家和從事社會慈善事業。分於愚齋義莊的一半家產,盛老先生在使用方法上也有規定:四成用於慈善,六成為盛氏公用,在任何時候都只能取用利息,本金永遠不許動。但是,世事無絕對,後來,這半數家財終於還是逃不過眾人的虎視眈眈。

1927年,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后,為籌集軍費,打上了盛家愚齋義莊的主意。以革命之名,勒令盛家上交愚齋義莊的四成財產,同時下令將剩下的六成財產分給各房。各房早已對這份財產居心不良,立馬照做。盛家人歡天喜地分財產,關鍵當口上卻出了點問題。盛家人按老規矩將財產分為5份,每一份為盛家的5個男丁所有,但卻漏了未出嫁的七小姐和八小姐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圖|盛家三姐妹合照


按國民政府在「二大」上通過的「婦女運動決議案」,兩位未出嫁的小姐仍然具有繼承權。於是,盛七小姐一紙訴狀將三個兄弟和兩個侄子告上了法庭。

訴狀一出,全國轟動。除卻盛七小姐本人的明星效應,最重要的還是因為「女子要求男女平等之財產繼承權,此尚為第一起,影響全國女同胞之幸福,關係甚巨」。與此同時,《申報》還對此事進行了大篇幅的報導。

開庭當天,盛氏兄妹均沒到場,只是委託律師辯護,反倒是看熱鬧的人特別多,包括上海著名律師江一平,詹紀鳳等人也到場旁聽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最後,法官根據「婦女運動決議案」的「反對司法機關對於男女不平等的判決」和「女子應有財產權和繼承權」等原則,宣判盛愛頤的申訴成功。根據法官的判決,七小姐盛愛頤,八小姐盛方頤,各自繼承義莊財產的七分之一。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起女兒贏得繼承權的案例,它為宣傳男女平等、爭取女性獨立解放打響了實質性的第一槍。廣大的婦女同胞們開始拿起法律武器來維護自己的權益。

圖|宋子文與張樂怡結婚照


重逢:宋子文攜妻歸來,盛七傷心嫁人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1930年,宋子文回來了。盛愛頤這麼多年的苦等,終於迎來了曙光,卻不料,現實還是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。

當收到宋子文攜妻子張樂怡高調亮相上海社交圈的消息時,盛愛頤的大腦有那麼一瞬間是空白的。前塵往事,在大腦裡一一回閃,那些過往,那些海誓山盟,此刻全數化為灰燼。她知道,他們早就結束了,從她拒絕和他一同南下開始,他們的命運就已經開始走向不同的軌道。唯有自己,像個傻子一樣停留在原地,等待著這段早已物是人非的感情。而他,早就飛黃騰達,佳人在側,琴瑟和鳴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圖|宋子文與夫人張樂怡


她覺得自己像一個笑話,為一段未知的感情,生生把自己耽誤成一個30歲的老姑娘。從前的盛七小姐有多麼高傲,如今就有多麼狼狽。

32歲這年,她嫁給了莊夫人娘家的侄子莊鑄九。後來,還生了一兒一女,雖然沒有刻骨銘心的愛情,但生活也算是幸福安穩。只是,心裡老有根刺,時常隱隱作痛。但她認為,只要不去觸碰它,便沒事。當然,這種自欺欺人的做法,怎麼會是長久之計,一遇上痛源,所有的偽裝頃刻間土崩瓦解。

也許是宋子文透露過想跟盛愛頤修復關係的風聲,盛家兄嫂熱心舉辦了一次宴會,邀請宋子文參加。此時的宋子文已是政府的要人,家族中落的盛家只有趕著巴結,說不定以後還有倚重宋子文的地方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盛愛頤不知宋子文也在,她盛裝赴宴,見到宋子文時,上揚的嘴角立馬落下來。宋子文卻很是激動,大有一副敘舊的樣子。盛愛頤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:「我丈夫還在等我」,便匆匆離場。使君有婦,羅敷也有夫,既然註定陌路,何必自尋煩擾。但生活從來不會按照你的意願來發展劇情。不肯見宋子文的盛七小姐最終還是主動聯繫了宋子文一次。

抗戰勝利以後,家族遭遇重大事故,盛家人四處奔走求救,但此時的盛家已經不是當初的盛家了,他們沒有能力去解救家族成員。走投無路之時,他們想到了宋子文。於是,盛愛頤的嫂子,侄媳婦雙雙跪在她面前。她本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交集,但是牢裡的是自己的親侄子,而且對嫂子的懇求也是推脫不過。她答應給宋子文打個電話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接通後,她只說了一句話,「我希望明天中午跟我侄子吃個飯。」


第二天,盛毓度被放了出來。

圖|官居高位的宋子文


晚年:遭逢巨變,身居陋室仍優雅從容

在那場席捲整個時代的巨浪打來前,盛愛頤的生活是平靜而幸福的。但巨浪來臨時,誰也不能倖免。她的丈夫被打成「反革命」,兒子被打成右派下鄉勞改,女兒則被分配到福建教書,她也被迫搬離花園洋房,分配到狹隘的汽車間去蝸居,一家人四散分離。後來,在三年自然災害裡,丈夫走了。從此,在這個世上,她就只有一雙兒女了。但是,即便這樣,她還是沒有放棄她盛七小姐的姿態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但盛愛頤沒有怨天尤人,只是從容地把自己的生活過好。小屋子打掃得乾乾淨淨,身上雖是換上了粗布衣衫,卻也是打點得整潔得體。閒暇時,就搬個小板凳坐在門口,優雅地抽著遺留下來的雪茄,在層層煙霧繚繞中,靜靜地看著街上的人來人往。天上的雲捲雲舒,仿若她不是我們這個塵世間的一人,而只是一個看客,一個旁觀者。

圖|盛愛頤幸福發福,小女孩是女兒元貞節


1983年,盛愛頤溘然長逝,享年83歲。臨終前親友在側,兒孫環繞,走時乾乾淨淨,清清爽爽,一如她以往的模樣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縱觀盛七小姐的一生,她輝煌過,落魄過;見過上海灘最亮麗的風景,也品味過平淡生活下的人間百態;她談過轟轟烈烈的愛情,也擁有過平淡安穩的幸福。從天堂到地獄,她隨性淡然,優雅依舊。巨浪襲來,她從容應對,風度不失分毫。愛情來時,她勇敢接受,主動回應!緣滅時,手起刀落,斬斷情絲!我想,這才是稱得上是真正的貴族,歷百年而風骨不損,仍有香氣留人間。


參考來源 : 今日頭條